您现在的位置:宠物商城 > 宠物美容 > 正文

六一,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不堪其重 品途商业评论

六一,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不堪其重  品途商业评论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超大不适龄儿童晒童年、蹭关爱的六一国际儿童节。 看着朋友圈一张张沟壑纵横的老脸,拼命挤出了一个个天真无辜的小眼神儿,看的出姆们是多想乘着哆啦A梦的时光机,一秒回到童年重新尝一遍过六一的幸福。

但是,等等,舱门先不要急着打开。

这个节日的正主儿,一些该享受六一的小朋友,似乎并不enjoy这个节日啊。

六一,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不堪其重。 如果你能暂时放下你最想晒的那张照片,全面地推开记忆的闸门,回忆下你那么想跟着混进去的六一,曾经真地很美好吗?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丑,叫为六一定制的丑。

大腮红、烟熏妆、粗眉毛,有种夜店朋克风混合农业重金属的错乱。

在我的记忆里,六一节时,班里总会有几个男孩因为接受不了自己的样子而大哭不止,也不知道他们是被自己丑哭的,还是被自己吓哭的。

从小他们就是自己心里的奥特曼,孙悟空,而在这个属于自己的节日,却要集体变身成小丑和妖精,并面对爸爸妈妈和师长貌似善意的嘲笑。 这个辣眼的造型,这个可怕的妆容,这个一言难尽的配色,我只想说“打他打他打他”。

你以为这是曾经落后时代的审美落下的病根儿?翻翻今天的朋友圈,你会发现,每一部灾难cosplay的历史,都是当代史。

那真的是“可爱”吗?我分明记得昨天我们还在谈论“低美感社会”啊。 在这个属于孩子的节日里,孩子们总是要打扮成不属于他们的样子。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老,叫六一那天你必须变老。 小学一年级的那个六一,我们学校组织了一个大型艺术表演,一场20%舞蹈+80%拼字组造型的集体操秀。

那年的背影音乐是郭兰英奶奶的《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山丹丹的那个开花哟,红个艳艳个鲜,毛主席呀领导咱们打江山。 ”随着郭奶奶充满革命激情的歌唱,我们挥舞着两朵吹塑纸做的红绿大花,一会儿毁成S型,一会儿毁成B型,脑子里紧张地念叨,唱“主席”的时候要举起,唱“哎咳哎咳呦”的时候要放下。 当年这首歌成了我脑中挥之不去的神曲,郭兰英老师那极具穿透力的绵羊音至今回忆起来都是一身鸡皮疙瘩。

它不仅挑战着我的耳膜,也挑战着我的智商。 比如,红军是谁?主席又是谁?为什么红军一来就能把乌云都吹散?为什么主席一来就晴呀晴了天?没有人能告诉我这首歌的是啥,而我,一个一年级的小学生,只能凭着仅有的7年生活经验,勉强拼凑出这首歌的“真相”——一群像星矢一样厉害的黄金圣斗士团灭了邪恶boss,为了保护一个像雅典娜一样的主席,而这个主席应该像《美少女战士》里夜礼服假面一样有超能力,他一来天就放晴了,花都开好了,大家就把好吃好喝的都端上来了。 今天,看到许多小学的歌舞表演曲目落在《今天是个好日子》、《我爱你中国》,以及大型诗朗诵《我们成长在阳光下》,我真心替她们高兴,他们的理解难度比我当年降低了很多,虽然你依然能从那些儿童节演出的现场照片中发现,那些少年老成的微笑。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累,叫六一当五一过的累。 看到当朋友圈里的妈妈们,提前半个月开始给娃准备六一的表演节目,我的童年记忆就瞬间被唤醒,回到了我也是舞台上的角儿的时代。 在我们大东北读小学,会遇到一些成年人的问题,比如“本次演出有上级领导视察”。 这意味着,我们要提前两周甚至一个月,在操场上迎着下午一两点的阳光,像热锅上的红薯一样反复排练。 举起,放下,再举起,再放下,机械麻木,听凭调遣。 我在内心试图正向引导过自己——能当上领导都得是有文化的吧,所以特别喜欢看一堆人在操场上拼成几个字儿。 每当我们的皮肤已经呈现出熟透的红薯色,站在主席台上的体育老师都会这样教导我们——“你们不是代表个人,而是代表整个学校,谁也不能给学校上眼药”。

大概就是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幼小的肩膀担负的从来不只是一颗脑袋,除了大气压,还有一股说不清打哪来凭啥来的力量,弥天际地,让人不得推卸。 从那时起,你开始明白了一种神奇的计算方式,“你一个人不好好练,耽误的是大家的时间,一个人3分钟,全操场120个人就是360分钟,你一个人耽误了大家6个小时,你不感到惭愧吗”。

而清奇的计算方式。

当年真的引起了我们内心小小的羞耻感。

若干年后你才明白,这句话背后的隐藏的深刻道理——数学果然不能让体育老师教的。

那年夏天,我最羡慕的就是那个体育老师,我多想能登上主席台一回,看看我们辛辛苦苦挪来挪去,拼出的造型和大字儿究竟长啥样,而那样的全貌,那样有秩序的美感终究不属于我们。

长达一个月的准备,终于迎来了领导,哦不,六一的到来。

六一文艺汇报演出是这样的——三个小时的暴晒,一小时领导讲话,两小时为领导表演节目。 当我们呼哧带喘,红扑扑的脸蛋上汗水弄花了妆。 领导总会关切地问一句,而台下永远是排山倒海气势如虹的两个字。 “不累”。

真的不累吗?恐怕累的不止我们。

家长也累,老师也累,估计你问台上的领导,他也累。

哪里有什么岁月静好,活着都是互相为难。

要一起欢度六一吗?五一劳动节那种。

有一种人生,叫每天都是儿童节。

当你一把高龄想混进过儿童节的日子,总有人安慰你说,“只要保持一颗童心,儿童节每天都过”。 仔细想想,可不是儿童节每天都过么?昨天,“儿童节被迫营业现场”话题登上了热搜,视频里的孩子一边哭着一边表演节目。

除了少数没憋住哭的孩子,更多的孩子一脸漠然。 对着台下充满了爱和鼓励的爸妈,以及台边手舞足蹈拼命调动的老师,他们只能站在那,努力完成表演。 六一的意义是什么?他们知道这是属于他们自己的日子,但不知道为啥属于自己的日子,要为这么多人的眼光努力活过。 幼儿园告诉我们六一是场演出,爸爸妈妈会来,你要给他们演。

小学告诉我们六一是个仪式,大家排排站,领导台上看。 再大一点你会知道六一就是半天假,可以向父母提出一个合理,或非分的要求,以及一个惩罚豁免权。

在这天,小小的你接触到审美,接触到音乐,接触到表演,你学会了配合,学会了尬笑,学到了为一种叫集体荣誉感的东西藏起自己真实的感受。

每个节都能过成五一,每个仪式都是一场假装投入的狂欢。 每个本来的主角都是别人的配角,每个你都在cosplay的表演。 真不懂你们这些大人为什么使劲儿地要过六一,你们每天不都在过六一吗?文|和硕本文为品途商业评论()投稿作者:的原创作品,责编:。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上一篇:湿疹的治疗,湿疹应该如何治疗 下一篇:泰康裕泰债券C(006208)基金基本概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