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宠物商城 > 宠物美容 > 正文

我是你开在初夏,未命名的忧伤

我是你开在初夏,未命名的忧伤

  我是你开在初夏,未命名的忧伤  ——《致青春》观后    周五的晚上,上完晚自习,趁着丁丁被外公外婆带去了成都,我去太平洋看《致青春》。 被工作和小孩禁锢了太久的我,走在人潮如织的周末街头有一点雀跃的心情。   算来是第二次看《致青春》了。 之前有在网上瞄了两眼,枪版的,观众笑声一片哗然,看起来更像闹剧,看不下去。

办公室跟同事说不好看。

她说:可能是因为你毕业太久,看不进去,像我们刚刚毕业的人看起来好有感觉。   ——啊。

这是暗示我已经老得不适合看《致青春》了么?人家微微说了呀:青春就是用来怀念的。

  我不是正应该借此机会怀念下?  是那种怀旧的色调,泛着老照片的温暖光泽,讲述那些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每一次情绪宣泄每一组谈笑对白都放肆张狂到极致的时光。

或许有些单调,充斥整个青春岁月的,不该只是男追女逐,爱来爱去。 因是改编,原著未曾拜读,在这点上也就不便多说。   那么,就说说剧中的几个爱情故事吧。

  【郑微VS林静:人生是一场有计划的阴错阳差。 】  好孩子林静,是院儿里所有孩子的“心头恨”。

男孩子恨自己不如他,女孩子恨他不喜欢自己。 他对郑微情有独钟。 他是郑微关于爱情的最初的憧憬,微微一路追随终于考上了他所在城市的那所大学。

然而——命运却同他们开了第一个玩笑:因为目睹了自己父亲与微微母亲的所谓奸情,林静从微微的世界消失了。

  峰回路转,林静终于到微微的学校找她,然后第二个玩笑来了——他看到她和别的男生在一起,笑得那么灿烂——你真幸福,幸福得真残忍。

  多年以后他们心智成熟,当初所谓背弃的因由误会也得以澄清,然而——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因为中间多出一个施洁,她是林太太。

  以微微对陈孝正死缠烂打的性格,她若苦苦追寻林静的下落未必会一无所获;而林静既然从来对小微妹情有独钟,又怎会独守奸情秘密忍心绝情断义从此消失?这一切一切无从解释唯有深信人生真真是一场有计划的阴错阳差。

  于男女情事上,从来一千种抱怨一万份怒骂万千百十个粉拳责打不会伤了他和她,只是沉默转身离去,就真会从此各天涯。   【郑微VS陈孝正:我是你开在初夏未命名的忧伤……】  许是青春岁月太渴望标新立异,她喜欢上了与众不同的他。 也或许不是这样,只是单纯地喜欢,甚至自己也不明了这感情是从何时起,又怎么疯长到那样浓烈不能自抑的。   人说女追男,隔层纱,只要不怕伤了手指头,总是可以把他抱回家。

  然而微微是那样费尽心思历尽艰苦才俘获阿正的心。

为他编一个生日谎言,为他小花园等候被蚊叮被虫咬满身疙瘩,为他长桥边一等几小时直到雨落下,为他小礼堂当众唱《红日》他竟然还在满场泪光莹动中起身离去……  这样纯这样真这样炽烈这样义务反顾的爱情,是一生只得一次的罢。

那一意要出人头地要给爱人最好生活的男孩,如何能够明白,再见一旦说出口,此生便是再也不见,这样深挚的热情,终会给一声再见斩断!纵使他年再见,又怎能唤回往昔心情,一声再见,从此只能做最熟悉的陌生人!  宿命般。   像远飞蓝天的白鸽,听到归巢的哨笛,有一天他回来了。 历经人世沧桑,才知当初那女子给的是怎样厚重怎样珍贵而无法复制的爱情。 他想要重新去爱她,然而,于她来讲,对陈孝正的爱情如醇酒,早已在那回不去的青春岁月里一饮而尽了。

  【阮莞VS赵世永:我爱你,但与你无关】  阮阮是完美的。

这个善酒的布依族女子,以一罐啤酒抚慰了微微痛失初恋的伤怀,又把她狂欢酒宴热闹中的思念送予了中途辍学的好友朱小北,就连和自己男友意外怀孕的别的女子她都能去怜惜去谅解……  阮阮爱赵世永吗?答案是肯定的。

大学时他们在不同的城市,她的身边不乏追求者,然而她苦心孤诣,面对背叛也一直坚守。 毕业后,赵世永的母亲不认可她,赵世永对她的怀孕没有半分惊喜倒有十分惊吓,即使是这样,她还要在结婚前夕陪他去看演唱会以至于葬身车轮下……  也许有人会骂她脑残,我也想骂。 再爱一个人,也不能拿自尊给他践踏,早就该分手的。 。 然而阮阮自己叹息:面对爱情,有几个女人有智商?或许阮阮爱的,只是自己心底的爱情。

  怨念。

  至于曾毓和许开阳,黎维娟和富豪老公,以及同学中那么多不曾作为主角出现的爱情,因为平淡如水,或是现实如街谈巷议,所以波澜不惊。

写到此想起那句“情深不寿,强极则辱”,少年爱侣,情深爱极,每遭鬼神之忌,反不如凡夫俗子,粗茶淡饭得以相守到老。   。

    上一篇:财通多策略升级混合(LOF)(501015)基金基本概况 下一篇:齐鲁医院被医疗垃圾吞没 已积存60吨无人处理